林.

置身风间

寒风吹不散烈酒,要走的人不必挽留

  风,从未知的远方夹杂孤独的气息穿过万水千山,越过城市灯火阑珊,跨越遥不可知的未来,刮起那女孩的红裙,她摇摇晃晃,发丝散落,踉踉跄跄提着那空空如也的酒瓶,跌跌撞撞的走向风的来处,走向那长街的尽头,走向空无一人的怀抱。

  她看起来足够强大,足够高贵,足够乱人心弦,红裙飘扬,发丝飞舞,在风中足够动人,足够冷艳,足够悲凉,她说,她刚刚喝过最烈的酒,她刚刚也放了不该放的手;她以为自己从不把别人当真,她也以为自己从来都是孑然一身;她以为她不会难过,她也以为自己的悲伤不会逆流成河;她以为她足够强大可以推开所有人,她也以为没了那个男孩生活依然如旧……

  酒瓶中的酒溅落在那红裙上,被风吹向下一个地方,在路过那酒馆地方,被路边的男孩嗅到,可终究是转瞬即逝的气息,就像被风吹起的红裙,吹散了女孩的体温 吹散女孩的骄傲,吹散女孩曾经的曾经……

  男孩望向路尽头的红色,和女孩一起露出失败者的苦笑,在不经意之间,启唇呢喃道“我想我再也无法爱上下一个人。”

   清水难解烈酒,你要走我便不再挽留,你想要的我都给你,满足你要的自由。